继富士康制造业裁员后,荷兰ING银行裁员5800人,下一个行业是什么?

 

最近,富士康裁员6万人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日前荷兰银行也没有抵挡住自动化的诱惑,宣布裁员5800人,那么被裁掉的都是什么岗位的员工呢?

曾经为了一份体面、稳定办公室工作而奋斗的白领们,天真地认为机器人只会替代重复的体力劳动,可这一次荷兰ING银行的裁员着实给追求安逸的白领们敲响了警钟。

据外媒报道,荷兰的ING银行宣布了一个“数字转换”计划,银行通过构建数字化银行平台来节省人力,并因此裁减5800名员工。值得关注的是,被裁掉的员工并非从事低技术附加值的工作,而是风险管理、财务、人资以及IT人员,以上业务将会通过数字化技术集中管理。

从过往新闻来看,工人、清洁工、服务员,乃至银行大堂经理,都有大规模被替代的可能,但近几年随着机器学习、神经网络技术的突破,出纳、贷款业务员、初级IT人员、风险管理员、数据分析员这类逻辑性强、流程固定的工作,也将面临着被替代的风险。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一篇最新报告预计,今后5年,机器人将导致全球范围内的510万人失业,这其实必定不乏高技术附加值的工作。

那么,国内服务机器人市场发展如何,最先被机器人替代的职业是哪些呢?

国内的服务机器人发展如何?

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(IFR)的分类,服务机器人又分为家用服务和专业服务两个类型,家用机器人作为消费产品,对商业社会的影响较小,不做过多阐述,真正对职场人士产生威胁的是专业服务机器人。

专业服务机器人的种类众多,主要包含以下几类:

场地机器人:在固定场合使用的机器人,如农业机器人、采矿机器人、太空机器人等。

物流机器人:具有搬运和指引功能的机器人,包含导游机器人、搬运机器人等。

医疗机器人:辅助医疗活动的机器人,包括外科手术机器人、外骨骼康复机器人和护理机器人。

此外,专业服务机器人还包含安防救援机器人、建筑施工及拆除机器人、专业清洁机器人和水下机器人。

据专家分析,我国机器人在核心技术上落后发达国家10年至15年,但是在市场规模上,我国却不输欧美发达国家,根据IFR报告中的预测,2015-2018年期间,我国专业服务型机器人的销售量会达到15.2万台左右,市场规模会上升至196亿美元,接近2014年市场规模的5倍,这也是为什么从近两年开始,我国机器人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。

下图盘点了49家国内主要机器人公司,服务机器人共15家,占比30%,其中,物流机器人占比最大,有8家公司,占总体的17%,医疗机器人生产商有6家,占比约12%,服务机器人产品有商业接待功能的厂商有8家,占比17%,其应用场景包括餐厅、商场等公共场所。

 

总体来看,服务机器人最常应用的领域是物流、医疗和商业接待,资金实力较小的企业偏向做商业接待功能的产品,规模大的机器人公司则涉猎更多种类的机型。其中,哈工大机器人集团是目前国内领先的服务机器人制造厂商,旗下已经有迎宾、医疗、救援、餐饮、搬运、教育等各类用途的机器人类型。

 

哪些工作会最先被机器人替代?

据专家称,我国在语义识别上已经不输其他国家,科大讯飞作为国内语音识别的领头羊,其语音识别率已经突破95%,然而在实际应用中效果不够理想,因为语音识别对于讲话者的清晰度、准确度要求很高,这成为了制约机器人大规模商业化的原因。

因此,相比导游、大堂经理等职业,最先被替代的职业会是物流行业的从业者,例如,瑞士的Leo机器人可以帮助乘客搬运行李,承重32公斤,已经在日内瓦机场效力。

然后,一些技术附加值高,但是流程单一的高端工作,也会被自动化技术影响,就如同文章开头讲到的荷兰ING银行,数字化平台应用后,需要的仅是对平台维护、更新的人员。

由于语音识别的用户体验难以快速提升,所以从事导游、大堂经理、迎宾、速记等工作的人并不会立刻失业,只是工作压力会逐渐增大。而且随着此类公司的前景黯淡,从业人数的降低,行业工资甚至会“回光返照”,大幅提升。

最后,我们要明白,虽然机器人在计算能力、重复性工作中的表现远超过人类,但是却无法做到“感性”,一些对原创能力、互动能力、谈判能力和创意能力要求较高的职业是机器人所无法替代的,比如音乐、美术、设计等工作,机器人难以体现出艺术创造的个性,难以表达艺术活动所传递的情感特征。

因此,机器人只是把从事重复、单调工作的人解救出来,让更多的人去做管理类、创作类的工作,人们与其抱怨科技,不如去提高自身价值的不可替代性。